1

很多文章都是垃圾

以前读书时候,记得自己还有个日记本,没事写写日记。

对写作这种高大上的东西,望尘莫及,处于仰望状态。

我有时看书,也看不下去。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看不下去了。

枯燥、乏味,尤其是语文,或散文什么的,包括一些作家写的。

我最开始想写东西,完全应了一句话,思想的洪流想倾泻。

当有这种表达欲时,行文自然如流水。

说笑了,还没到那个段位,文字功底还有待开发和锻造。

中学到大学青春期的叛逆,情绪的波动,和时代的变迁,有太多感触,想写的东西有很多。

就拿自己的心情来说,都有强烈的文字表达欲。

但文笔是个神奇又魔幻的东西,表达出原本的感觉不太容易。

大学就已经成年了,那时正经历着人生对未来的选择。

时代真是个神奇的东西,那时迷茫,非常的迷茫。

那时机会隐秘的太深,不深深挖掘,根本看不到。

现在有些机会也和原来一样,深深隐藏,但有一项互联网红利,足以给你施展。

回首过去的这些年,反而现在更明朗些了,唯一就是岁月不饶人,人无法和生命周期抗衡。

出名要趁早是来不及了,但余生尽早还来得及。

大学时,记得比较震撼的是韩寒和郭敬明。

再多的作家和文人,都没有同龄人的冲击更有冲击力。

当时用现在的话来说 ,他俩就是大网红。

那时还主打杂志和期刊。

我有没有投过稿,我倒是忘了,但后来发现一个榕树下网络文学平台,我写过投过稿。

投的稿没有激起水花,现在榕树下这些平台估计早凉了。

写文的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因为忙着挣活命钱而工作去了。

工作了几年后,有了公众号。那时毫不犹豫就申请了三个号。

那时真有激情,一天写四五篇推文,公众号标题封面那一栏一大排。

现在一天写一篇都嫌多,心态变了。

终于写职场的那个公众号,有影响力了,那时收获粉丝无数,留言爆满,来加我微信好友的都忙不赢通过。

重拾起了写文的欲望,就在这时发现了大批各领域的写文大军。

有抓住红利,赚的钵盆满满的,也有成为大v的。

 

2

自媒体平台之战,垃圾文泛滥

慢慢的,不光公众号这个平台,出现了大批自媒体平台。

由于那些平台是公域的,就是开放型的平台还给推流量。

在那些平台写文章,有阅读量平台是给收益的。

很多人踊跃发文,什么娱乐的,什么国际的,什么鸡汤的,什么情感的。

比如头条,比如百家号,其他还有很多,其它我没怎么用但确实太多了。

还有视频类的,有播放量就有收益。比如西瓜视频、b站、好看视频,也有很多。

我主要说一下文章类的,由于有阅读就有高收益。

所以出现了一类人,标题党,搬运书上的,历史上,然后东拼西凑就一篇文章。

你说哪有那么多文笔高手,但有钱赚就使那些人脑洞大开。

只要吸引观众眼球,有阅读量,只要系统不判定抄袭。

那他们就大批量杂交文章。

所以一段时间,鸡汤文特别有阅读量,全去写鸡汤。

都看吐了。

现在视频更严重,和文章不一样。

一样的内容,你拍完他抄来拍,视频判断原创的机制只能从上镜的人来判定。所以一摸一样演员不一样,你也没法判定抄袭。

文章就不行,所以文章玩的手段高明些。

 

3

现在放眼望去,一片没有意义的文章

咱先不说按领域的,文笔好不好。

就是一个行业的人,写那个行业的东西。

写着写着就为了行业领域一致,无病呻吟了。

我也写过,我太了解他们那些写文的了。

平台也有责任,不以单篇质量论高低。

一味的对垂直限制,造成不是更上一层楼的突破。

而是重复的呻吟,甚至不停的互相抄袭。

要我说,未来还会有一种格局,打破这种情况。

就像我写这个公众号,我很自由,想写什么写什么。

我不用在乎谁给我限制,也没有粉丝对内容绑架。

我现在看公众号,都很累,百里挑一,不是挑号,是挑文章。

号得万里挑一,夸张点说是百万里挑一。

你可能会杠,那么多百万粉丝大号,难道他们写的不好吗?

他们是写的好,但并不影响他们释放垃圾文,不影响他们恰饭。

粉丝智商能有多高呢,中国10几亿人口,你现在算命还不是大把的人信。

你卖什么都有人敢买,写呻吟文,没营养文只要能蛊惑大众的情绪自媒体文就是胜利。

一打开百度,搜索文章,出来的有知乎的,头条的,搜狐的,点开一看,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打发时间,做个吃瓜群众。

想获取知识,你做梦吧,那样的文章你很难找。

因为没市场,写这样文的早就泄气了,没人愿意写。

 

4

自成一体系,独领风骚是王道。

我还得尽快找到自己的擅长,成一个体系。

就像书法,不是楷书,隶书,行书就得所有人围着他们转。

你写的字好看,一样。

写文我想也是。

自媒体有个特点,就是文学性不高。

只要是一种表达,教学类,干货类,技能类,都可以收获粉丝。

所以这么多人一直在写。

你像很多追热点写的,写赚钱的,写项目的,写短视频玩法的。

我今年也主要写自媒体,写自己,写变现,写成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