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弃医从文了,孙中山弃医从革命了,王力宏弃医从艺了。

我把自己暂且说成弃医从商吧,咱从啥啊从,充其量就是重换工作。

每当我去西南医院的时候,我还是仰望的。

毕竟当时梦寐以求的三甲医院,对于一个医学毕业生是多么意义重大。

每当我看到医院排队的人流时,门诊室的等待叫号时,我还是向往的。

毕竟“客人”真多,不像我现在,苦苦寻客户,还要再营销。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其实对于80后来说,经历的时代变迁太复杂。

不在于它的块,而在于它对民生的改变和冲击。

当然,很多人可能很难感同身受。

就像我以前看战争片时,都会换台;看现代片、要么动作片、要么武打片哪怕爱情片。

但现在,一看战争片还贼进入状态,一看看好几集。

可能是长大了吧,能读懂更多感受层面的东西。

其实里面的爱情特别的有画面感,那种你疼我、我思念你的爱,真是令现代人羡慕。

我们80后,是第一代以0后命名的一代。

也是现在社会压力巨大的一代。

有钱人在任何时代,永远都没有生存问题,我不想说那些个例的废话。

如果都有钱,那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了,还说个屁。

我记得我小时候,读大学是免费的,可我上了大学开始要学费了,而且很大一笔。就是我们农民家庭年收入的一大半。

我上大学后,九年义务教育又不收学费了。虽然钱不多,但也是钱啊。

我还遇到一个更变态的事,我们市有三个高中。

一个叫四中,是重点高中。很多尖子生都往里进。考不上花个几万块进。

还有一个叫二中,就是最差的一个高中。不是说师资力量有多弱。

这个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懂,名牌大学和普通大学或专科的区别;三甲医院和乡镇县医院的区别。

还有一个叫一中,这个算中等水平。

也就是大多学生都会奔四中去,实在考不上就进一中。

因为二中是在郊区,其实多是农村镇上的“小镇青年“进来。

毕竟咋也是在市里读的初中。

当时我学习还是蛮好的,可是青春期那段时间胡思乱想了。有点没考好。差几分进重点高中。

没考上花钱买太贵,跟大学一年学费似的。

准备去一中,可去一中又被杀了一刀,告诉我不是城市户口,不要。

农村户口,得拿钱。是进四中的一半。

具体我就不描述了,当时我爸给完这个钱。还特么给了一个收据。

我当时虽然还小,但也懂事了,真想给学校两耳瓜子。

农村户口收钱,我还真是见识了这个说法;还好意思给个收据,真不要脸。

可气的是,我刚交完这个钱,读完高一,下一届进来,农村户口又不要这个钱了。

要是当时有公众号、抖音这些,我高低整两句。

80后在独特时代背景下,难不难大家不言而喻。尤其是80后本身们,自己怎么一步一步起来的,自己都是一部电影了。

我没有很成功的奋斗史,因为我根本没成功。

我也不承认自己是屌丝,顶多是个草根。

90后其实挺好的,是中国第一批正常的人。

是家庭相对稳定的,相对来说他能感受到爱的力量。

因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成长出来的孩子;他的整个的思维,才会趋于正常化。

80后男人还可以,毕竟男人要野生。让他去经历,让他去闯。

我就是这样想的,但现在我很忧伤。

三个铁饭碗行业,教师、公务员、医生。

是我们那一代以上人神往的。

我有幸选了一个,学医。

当毕业后,决定放弃那一刻,我没有怕。

因为我不知道,我认为有意义的生活,别人认为是没意义的。

我不知道,别人去买房,去买车,去结婚,是人间正道。

我以为,我把时间花在追求上,花在梦上。花在我认为的有意义上。就是正道。

时隔多年,买房子的居然发财了,他们就是人们眼中的有房有车人士。

我自认为,我看清了社会的发展历程,十几年前我就谈电子商务,分享经济。

到现在真正发展起来了,我发现我错位了。

我想那么早,依然成不了马云。

我厌恶的时候,全民拿着手机都在整。

机不逢时?微信早出5年是不一样沦为小众软件。抖音早出5年是不一样,被潮流淹没。

也许是自己目光短浅,井里的蛤蟆吧。

天眼根本没打开,看到的就是自以为。

正如医生有清单习惯一样。

我没有成功,但我有梦想清单啊。

小时候,我没有玩具,我看着有的同学玩俄罗斯方块,有的同学玩超级玛丽。

我读高中了,我给自己买了一个,完了两把我不想玩了。

小学六年级时,要去12里路的学校去读书,我骑着大梁自行车,很羡慕同学的山地车。当我大学毕业了,我给自己买了一个。骑了两次,我把它扔那了。

毕业后,我想去三甲医院,可我不知道怎么可以去,听说要花钱,要有关系。

后来我不想了,一点也不想了。

我想开个诊所,人家说你开不了,你审批不下来。

做了几年销售、几年健身后,我想开个医疗健身中心,解决人患病前,我没钱,也没人相信我。

我想爱一个人,可她还是不会像我爱她一样,后来不爱了。

有次回家,发现妈妈的腿不敢走路了,我想给妈妈做手术,当时也就四万块钱,我叫妈妈等我,一直等到了今天也没有消息了。

今年疫情,医护抗疫成了社会责任人,链接社会地位与我无关了。

当我想买买房,买买车,发现它们已经是最贵的消费品了。不是你想买就能买的。

如果,我当个医生,就算在个小医院,我也应有房有车,结婚生子,父母安康了吧。

可现在,我依然一无所有。

没房没车,没有事业,没有结婚。

甚至,一不小心就负债。

我原来讨厌那些商人,讨厌就知道买个房的人,现在我成了他们讨厌的人。

我有个女同学,17岁就结婚了,过年回家。我妈说,她女儿结婚了,今年还生了小孩。

我同学问我妈,你家那谁,还在等个啥,到底要找啥样的。

我还在等个啥,我在等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我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盘旋。

成为了一个城市练习生,有着被锤炼过的灵魂,却是一农民的身子。

农村容不下我的灵魂,城市没有我的栖息地。

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个啥。

我只能说,我很忧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