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理,以滴滴这么大体量的IPO,应该会在高档酒店搞一场盛大的上市仪式;但懂事的滴滴在2021年第二季度的最后一天,选择了低调。

 

按理,以滴滴这么大体量的IPO,应该会在高档酒店搞一场盛大的上市仪式;但懂事的滴滴在2021年第二季度的最后一天,选择了低调。

滴滴的主营业务和公共服务相关,一举一动容易引发公众关注。几年前的那次公众事件,使滴滴暂停了顺风车业务,IPO也推迟了约两年时间。如履薄冰的滴滴,尽管已经是中国出行领域的巨头,但依然承担不起高调可能引起的负面后果。

不出意外,滴滴的股价表现短期不会太差。不像近期上市的每日优鲜、叮咚买菜、奈雪的茶股价撑不住,滴滴的生意虽然不具备完全的网络效应,但每日数千万的订单量已经筑起了相当高的护城河。从不少指标看,滴滴优于其美国的同行Uber;以后者950多亿美元的市值做参考,滴滴即便短期冲上800亿美元市值也有可能。

虽然主营业务类似,但滴滴和Uber选了不同的发展路径。Uber的营收中,外卖占据了越来越大的比例,未来基于外卖业务的优势,有希望延展到生活服务平台。滴滴很长一段时间跟着Uber做业务拓展以维持资本故事,也曾想发力把外卖做起来;但在美团外卖、饿了么双强夹击下,滴滴没有看到任何希望。IT资讯

滴滴做了比Uber更多的尝试,围绕着主营业务搞的花小猪,青菜拼车等品牌,围绕着产业链做的加油/充电,汽车后服务、自动驾驶,货运、造车等,到2021年把社区团购橙心优选作为一号工程。滴滴的尝试不如意的居多,到目前依然没找到第二曲线。

中国巨大的市场,给了滴滴巨大的想象空间;但在很大程度,滴滴也羡慕东南亚的Grab和美国的Uber,它们所在的市场并没有那么多难缠的对手。放眼望去,滴滴在中国市场四面八方都面临着强大的竞对和阻碍力量。

最大的威胁来自美团;美团做滴滴的事情更容易,滴滴做美团的事情更难,两者的不对称性竞争美团明显占优。滴滴招股书里面多次提到的一号工程橙心优选,显然不是美团优选的对手;在美团优选的眼里,拼多多的多多买菜是实力相当的对手,而橙心优选不是。

美团一个季度烧80个亿在以美团优选为主的新业务上,这个赌注哪怕对现金充足的滴滴来说也太重。达到同样的效果,滴滴需要烧的钱会是美团的两倍以上。对滴滴来说,橙心优选很可能只剩大约半年时间,要么能成要么舍弃。

能解滴滴战略困境的可能只有阿里,同样面临美团的不对称竞争,阿里也相当被动。阿里旗下和本地生活有关的业务整合得不如人意,在美团的攻势下尽显颓势。滴滴要打造自己的生活服务平台,至少需要一个类似饿了么的即时配送网络,和一个类似大众点评的决策入口平台。

如果能成行,滴滴+饿了么+小红书会是一个还不错的组合。虽然可能性极小,但这差不多是滴滴可以和美团对着干的唯一路径。某种程度上来说,程维和阿里CEO张勇,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不妨坐下来认真聊聊,作为小红书重要股东的阿里,也可以在中间出力。

以个位数的股份占比,程维和柳青小心翼翼掌控着一个异常复杂的董事会。成功IPO,给了投资机构一个交代,对程维和柳青来说,能获得暂时的轻松。但往前一看,暂时还看不出可以破除困局的希望。

尽管对滴滴来说很难,干美团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